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制度
  • 疆域民族
  • 事件
  • □ 同类热点 □
  • 西晋赋役制度
  • 占田课田制
  • 两晋地方官制
  • 两晋中央官制
  • 曹魏西晋时期赋役的制度(1)
  • 曹魏西晋时期赋役的制度(3)
  • 曹魏西晋时期赋役的制度(2)
  • 晋律
  • 晋代的仓储制度
  • 晋代中枢机构“三省”已渐成型
  • 西晋:礼法刑政败
  • 两晋时期的贵族世袭制:父亲未退休儿子已进高层
  • 晋代中枢机构“三省”已逐渐形成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魏晋南北朝 >> 西晋 >> 制度
    西晋:礼法刑政败

    发布时间: 2011/6/16 14:11:0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历史的性格》 刘义光
    文字 〖 〗 )

     

          公元265年,司马炎取代曹魏称帝,即武帝。司马炎当上皇帝,不忘劳苦功高的祖父和父亲,也给他们安上皇帝的名号,显荣一下。给祖父司马懿的名号是“高祖宣皇帝”,称父亲司马昭为“世祖”。明刻《历代帝贤像》说司马懿:“将帅之才,奸雄之志;得政专权,见得忘义。”不愧是曹操的部下,也成精了。儿子司马昭,其心尽管路人皆知,但毕竟没有篡曹魏自立,或许时机尚不成熟吧。

      司马昭有两个儿子,长子司马炎,次子司马攸。司马攸过继给景王司马师当儿子,司马昭也很喜欢司马攸,常对人说,天下本是景王的天下,我不过是代理宰相一职,我死后,大位当传给司马攸。大儿子司马炎急了,找来裴秀,问他,人可以貌相么?裴秀说,当然可以。司马炎于是露出异相,头发长到可以当拖把,双手过膝。要知道刘备也双手过膝,裴秀于是大感惊奇,管他是不是炒作,私下里就认准此人是真龙天子。于是拉拢一批人,大造声势。

      这时,司马昭还真想立司马攸为世子。山涛阻挠说,废长立幼不妥。贾充阻挠说,司马炎有君主之德操,别人都比不上。最成功的是何曾、裴秀的阻挠,他们说,司马炎天纵神明,相貌也不是一般人的相貌。言下之意,司马炎就是当皇帝的料。他们一唱一和,终于将司马昭说动,公元264年,立司马炎为世子。265年,司马炎遂代曹魏称帝。

      他们祖孙三人,两个假皇帝,掌握曹魏的实际权力,一个真皇帝,掌握司马氏自己的权力。还真像样,治下虽不足以称太平盛世,但能做到“民乐其生”也是很不容易的了。干宝客气地说,“于时有‘天下无穷人’之谚,虽太平未洽,亦足以明民乐其生矣”。虽说干宝也在司马氏手下当差,但这话似乎没有蓄意拔高,说得还是很有分寸。

      或许当初是曹操作恶太多的缘故,比如他挟汉献帝以令诸侯,命运对他进行报复,司马氏便挟他的子孙;曹丕篡汉,司马炎夺魏,彼此彼此。轮到司马氏当权,朝内无人有足够的势力来挟持皇帝,于是就出了内乱。内乱不停,外患又起,司马氏一路狂奔,偏安于江左了。此便是时运之大势。

      司马懿、司马昭都是老奸巨猾的人物,司马炎号称神明,按理说基因不会有问题,可是命运的无情处也在这里。司马炎那么好的基因,生个儿子司马衷却是一个超级白痴。白痴到什么程度呢?一次,他在华林园玩,听到蛤蟆叫,就问身边的随从:这些小东西这么起劲的叫,是为公事叫呢,还是为私事叫呢?皇帝蠢到如此地步,也就给野心家提供了斗狠的机会,直把国家斗成南北朝。

      晋惠帝司马衷统治年间,后戚、宗亲、大臣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内斗,在内部疯狂互咬。他们根据利益的不同分成三派,先是后戚与司马诸王之间互斗,接着本来团结一致的后戚与后戚之间、诸王与诸王之间,又因为分赃不均,大打出手,最后乃至动用了武力手段,真是景象万千,波澜壮阔。先后参与内讧的司马氏宗室有八个诸侯王,从公元291年一直斗到306年,长达16年之久,史称“八王之乱”。

      聪明的司马炎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伸腿才一年,国家竟至如此,干宝说“武皇既崩,山陵未干而变难继起”。

      公元307年,刘渊称帝,史称后汉。这时白痴皇帝司马衷已死了一年,弟弟司马炽继位,是为晋怀帝,西晋的倒数第二个皇帝。310年,刘渊的儿子刘聪继帝位。311年,刘渊的侄儿刘曜攻入洛阳,俘获晋怀帝。313年,大年初一,刘聪在光极殿大宴群臣,派晋怀帝青衣行酒,晋朝旧臣见之,无不痛哭,同年被杀。他的侄儿司马邺在长安继皇帝位,是为西晋最后一个皇帝——晋愍帝。两年之后的315年,刘曜再次攻入长安,晋愍帝乘着羊车,袒露臂膀,口含玉璧,用车拉着棺材,出东门投降。317年11月,刘聪出城打猎,让司马邺穿上军装,拿着画戟,作为先导。12月,刘聪故伎重演,在光极殿大会群臣,命令司马邺斟酒,还洗酒杯。尚书郎辛宾起身,抱着晋愍帝大哭,被拖出去砍了,晋愍帝旋被杀,西晋灭亡。

      干宝说,“夫基广则难倾,根深则难拔,理节则不乱,胶结则不迁。昔之有天下者所以能长久,用此道也”。基广、根深,即在于仁爱百姓,教化乡里,周文王、周武王用的就是这个办法,传祚八百年。西晋倒好,开国之初即沿袭清谈那一套,蔑视忠义礼仪,以不尊法度、放浪形骸为高,以谨守本分、踏实做人为耻。“谈者以虚荡为辩而贱名检,行身者以放浊为通而狭节信,进仕者以苟得为贵而鄙居正,当官者以望空为高而笑勤恪。”于是乎,兄弟不像兄弟,“宗子无维城之助” ,地老鼠似的能咬会钻;大臣不像大臣,“官者为身择利”,只想着争权夺利。“悠悠风尘,皆奔竞之士;列官千百,无让贤之举。”而天下人也跟着学样,不忠不孝、违礼乱常之事司空见惯,风俗于是“淫僻”,“耻尚”于是“失所”,连基本的是非黑白都没有了。这样的局面,即使是“中庸之才、守文之主治之,犹惧致乱”,何况那几个白痴皇帝。

      “‘国之将亡,本必先颠’,其此之谓乎!”干宝认为西晋之败,败在“礼法刑政”出了大问题。其论读来惊心。

     

    编辑:谭凤仙

    晋代中枢机构“三省”已渐成型
    晋律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