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中国十大古墓被盗事件
  • 货币的起源与发展史
  • 历史研究外的“四大家族”
  • 古代战车结构图
  • 古代为什么要在“午时三刻”开刀问斩
  • 中国历史小知识(2) 
  • 唐朝历史上的四位公主
  • 揭秘古代宫女的选拔制度 “选美”堪比科举
  • 中国人为何称“龙的传人”
  • 鲁迅爱过的人:与北大校花马钰通信7年(1)
  • “三寸金莲”摇千年:宋朝不裹小脚被视为粗人
  • 小报史话
  • 民国四大美女
  • 三位美女影响埃及历史
  • 趣读史记——不可不知的史记事件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文史博览
    中国移民图卷之闯关东:三百年关东潮(5)

    发布时间: 2008/2/20 15:28:3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网易
    文字 〖 〗 )

    关东路

    不管有没有封禁令,关东之路一直难走。

    几百年来,多少闯关东的人一辆推车,或一根扁担、两个箩筐,前挑幼子、后挑家当。一肩挑起全家的希望,一步一步跋山涉水向东北。

    大连一直是海路“闯关东”的一个重要中转站。从关内渡海到大连的人甚至有一个专门的称呼——海南丢。从海上到大连,不知多少人葬身海底,像周家兄弟能安然抵岸者,十之一二。

    今年76岁的刘文忠,老家在山东省蓬莱市小濠岛村。1893年秋天,由于蝗虫灾害,庄稼颗粒无收,刘文忠祖辈们一家的生活终于再也无法支撑。刘文忠的爷爷决定要带着全家老小出来逃荒。一家8口人划着小舢板出海。

    船行不久,海上骤起大风,小舢板整整在海上漂了两天。快要漂到旅顺的岸边时,又袭来了一阵巨浪,一家8口人中的6个人在一刹那间就都被海浪卷走了,只剩下刘文忠父亲和姑姑被海浪卷到岸边,活了下来。在当地好心人的照料和收留下,才得以幸存。

    李统信一家要幸运一些。20世纪始,从山东到大连、营口、旅顺逐渐开放定期轮船。李统信一家在1939年去大连时,坐的就不再是周家兄弟和刘文忠当年那种小舢板,而是一艘叫“大连丸”的日本轮船。由于没钱,李家人只能挤在最低层的下等舱。船舱里弥漫着晕船者的呕吐物和大小便混杂的臭味儿,仿佛公共厕所,这味道让李统信终身难忘。

    从海上抵达大连的山东人,少部分人留了下来,更多的人仍无以为生,只好继续向北。自19世纪末开始至民国,东北兴建起数十条铁路。遍布东三省的铁路亦成为关内民众闯关东的交通首选。据统计,整个民国时期,东北共建成20余条铁路。铁路沿线日益成为流民最钟爱的落脚处,并促使关东移民沿铁路线往纵深发展。民国时期,300多万移居黑龙江的关内流民,在铁路沿线和松花江沿岸,建立了数以千计的居民村屯,开垦400余万垧地,增设30个治,初步形成以松嫩平原、三江平原、松花江流域和牡丹江域的主要产粮区。

    只有少部分走陆路的人从山海关直接坐火车到东北,七成以上闯关东的人,为了省钱,都是先走海路到大连,再从大连坐火车北上。

    大连往北的铁路已四通八达,这给那些有经济能力的人省了很多脚力,但他们往往得按照盘缠的多寡,决定火车那头的目的地。据1930年日本人做的一份调查,多数闯关东者所带路资不足15日元。他们兜里可怜的一点盘缠,多半是借高利贷而来,要不就是卖房卖地,或者亲友救济。以同时期花费计算,若先走较便宜的海路,如从青岛坐最廉价的三等舱到大连,耗资约3.4日元,上岸后若转乘火车,从大连到奉天的车票是6.16日元,到吉林13.2日元。一般来说,等他们买完火车票,这些流民的兜也就空了。

    为吸引客流,“满铁”挖空心思,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从1908年开始“苦力皆靠货车运送”。“满铁”将北满的农产品运至大连,回程的空货车即用来运送关内移民,获利巨大。

    很多人连这样的货车也坐不起。1928年6月,日本人小泽茂一在大连遇到一名李姓寡妇,她们一家7口所携旅费在山东即被败兵所劫,一路步行讨饭到青岛,幸得邻居伸援手买船票到大连,寄住在一小店。他们向店家借9元派人去旅顺找在矿坑工作的长子,因延时未到,店主竟要求他们卖掉8岁的女儿还钱。

    求生的欲望,就是这样紧紧吸引着成千上万中原百姓前仆后继的脚步。他们像扑火的飞蛾,明知前途凶险,仍然忍悲含泪,一路向北、向北,甚至直抵最北端的黑河,直到找到活路。

    多年以后,著名编剧、祖籍山东的大连人高满堂感叹:“坐飞机从大连到黑河,只不过是两三个小时,但一百年前,我们的祖先却跋涉了一年、两年甚至许多年,才到达了这片黑土地。在飞机上俯瞰关东大地,多少亡灵长眠在这里……”

    寻根

    在长达三百多年的闯关东移民潮中,一波一波的移民不断地涌向东北。但是,他们很少只身闯关东,往往以家庭或村组的亲友为单位集体行动;他们也很少去完全陌生的地方,往往去投靠先期已在某地落脚的亲友。新移民变成老移民,而老移民又为再来的新移民指引方向,提供方便。新旧移民之间甚少冲突,更多的是相互帮扶、融合。当时东北各地都有类似同乡会的“锅伙”组织,是当时闯关东的老乡合伙做饭的地方。有穷苦的家乡人来了,“锅伙”总仗义地给个吃饭的地方,还帮着找工作。若有人发迹了,也不忘给“锅伙”凑点儿份子。

    这些来自中原地区的移民,对乡土和宗族有着深切的认同感,那是他们的根。

    根,是埋藏在移民血液里的基因密码。哪怕他们已在东北生活数十年,繁衍数十代,哪怕那些移民后代根本就在东北土生土长,他们仍然记得,根在关内。一份族谱,一个地名,一首辈分排序诗,就是他们寻根的钥匙。

    祖籍山东济宁、现居北京的许兰武,讲述了一个令人动容的故事:“大爷爷早年闯关东,死前留下遗愿,要落叶归根,葬到家乡的土里。孝顺的伯父于是将大爷爷的遗体,从漠河一直背回了老家。”对周家兄弟的第12代嫡孙周纯官而言,时间将在1989年的那个瞬间永驻。那年,他费尽周折地从山东族人的手中找到一本族谱。发黄的册子上面,一行字迹让他激动万分:“康熙五十四年,周德纯、周德新兄弟,渡海北上,定居旅顺双岛夏家村。”(来源:国家历史杂志)

    编辑:汀滢

    人品极差书法奇好 历史上笔走龙蛇的三位大奸臣
    中国移民图卷之闯关东:三百年关东潮(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