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太平广记》
  • 《岁寒堂诗话》
  • 陆游
  • 苏轼
  • 完颜亮诗词命运的启示(1)
  • 苏轼的诗词
  • 宋代文学研究的学术空间
  • 赵晓岚著《姜夔与南宋文化》
  • 论欧阳修《戏答元珍》的创作心态与主题
  • 完颜亮诗词命运的启示(2)
  • 论苏轼的诗歌美学思想 文师华
  • 李清照的“暮年再嫁闪电离婚”
  • 沈家庄著《宋词文化与文学新视野》
  • 论朱熹的思想与诗歌(二)
  • 李清照的词
  • 官样妥贴与陶谢风流

    发布时间: 2010/7/19 10:06:4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光明日报
    文字 〖 〗 )

    ——辛弃疾同学党怀英的诗文创作 


       作者:胡传志


      据《宋史•辛弃疾传》和《中州集》等史料记载,辛弃疾(1140-1207)在投奔南宋之前,有一位年长于他的同学党怀英(1134-1211),与他一同师从亳州地方诗人刘瞻和金初重臣、著名词人蔡松年。后来,辛弃疾与党怀英双双科考失利,蔡松年被害,金主完颜亮发动大规模侵宋战争,出于对南宋的感情,辛弃疾率众南下。在决定去留之际,辛弃疾曾与这位大同学党怀英一起讨论,并借助蓍草占卦,辛弃疾得《离》卦,因而南下,党怀英得《坎》卦,所以留在了北方。辛弃疾投奔南宋后,造就出词史上的辉煌乐章,人所周知,那么他的同学党怀英留在北方又如何呢?他的文学活动有没有什么参照意义呢?

      党怀英本是宋初名将党进之后,从父辈起移居山东。幼年聪颖异常,接受能力特强,“少颖悟,日授千余言”,家境贫寒,相传曾经一度让其子给别人牧猪,但他安于贫寒,“箪瓢屡空,晏如也”。37岁那年考中进士,从此步入仕途,仕途顺利,历任国史馆编修官、泰宁军节度使、翰林学士承旨等职,寿终正寝,享年78岁,谥曰文献。

      党怀英大器晚成,与他长于诗文、书法密切相关。在文学史上他虽然远没有辛弃疾的地位,但在当时的北方,也是名著当代,领袖群伦。他去世之后,元好问视其为金王朝“国朝文派”三数位代表人物之一,他的遗著《竹溪先生文集》由稍后的文坛领袖、元好问的老师赵秉文亲自编纂,亲自作序,直到元初,郝经还予以很高评价,可惜这一文集现已失传。

      与辛弃疾一样,党怀英早年的仕金立场并不坚定,至少曾经动摇过,有南下之心,后人说他 “不以世务婴怀,放浪山水间,诗酒自娱”,也从反面说明了这一点。但他进入仕途之后,对金王朝的感情逐渐加深,工作相当投入。大定二十一年(1181),党怀英进入翰林院,此后二十多年他基本上都在翰林院任职,历任应奉翰林文字、翰林修撰、翰林待制、翰林直学士、翰林侍讲学士、翰林学士、翰林学士承旨。由于职责所在,他经常撰写制诰等应用性强的公文,又由于这类文章关系到他的名利地位,所以他总是精心结撰,往往匠心独运,独步一时。赵秉文称赞他“以高文大册,主盟一世”(《竹溪先生文集引》),元好问认为,他的制诰文“百年以来,亦当为第一”(《中州集》卷三)。那么,他的制诰文到底好在哪里?

      将耿耿忠心与文学技巧结合起来是党怀英制诰文的过人之处。元好问曾征引他为皇叔完颜永蹈伏诛所作的诏文,曰:“天下一家,讵可窥于神器;公族三宥,卒莫逭于常刑。非忘本根骨肉之情,盖为宗社安危之计,亦由凉德,有失睦亲。乃于间岁之中,连致逆谋之起,恩以义掩,至于重典之亟行。天高听卑,殆非此心之得已,兴言及此,惋叹奚穷。”(《中州集》卷三)完颜永蹈是金世宗之子,元妃李氏所生,是当时皇帝金章宗的叔父,明昌三年(1193),他勾结内侍阴谋篡夺皇位,被金章宗所杀。党怀英的诏文既有义正辞严的国家大义,又有委宛不得已的血肉亲情;既针对完颜永蹈的个案,又兼及同类事件,真是妥贴周详,堪称诏文典范之作。第二年,金世宗的长子完颜永中又谋反,同样被处决,诛杀诏文又出于党怀英之手。这篇诏文已失传,郝经称该文“镐王一诏说帝心,恳恻义与大诰同” (《读党承旨集》)。可见其关键之处是能深得“帝心”——准确地把握帝王的心思:既恳恻感人,又大义凛然,与上一诏文出自同一机杼。善于领会帝王的意旨,说出帝王想说而没有说出或不方便说出的意思,这是封建社会所有御用文人的成功之道。郝经形容党怀英的文章“官样妥贴腴且丰”,如果说官样妥贴还只是优秀公文的通式,那么“腴且丰”则是公文更高的标准。党怀英的公文究竟怎样“腴且丰”?也已不得其详。他曾主持修纂非公文性质的《世宗实录》,郝经评之为“先皇实录似贞观,往往笔补造化功”。在实录这类偏向于客观记录的史书中,党怀英尚且能有所发挥,施展其“笔补造化”的才华,那么在其他应用类公文中,他又该如何大加发挥!把通常容易写得教条、死板、枯燥的官样文章,写得不同寻常,写得丰满感人,这大概是党怀英公文写作中一绝。他正是凭借这一特长,得到金章宗的另眼垂青,令人羡慕地做到了“君臣道合全始终”。

      在其他文章中,党怀英由衷地赞美金王朝“平辽举宋,合天下为一家,深仁厚泽,以福斯民”,有了这种态度,他自然不会再挂念曾令他向往过的南宋。即使是出使南宋这样的敏感经历,也没有激起他往昔对南宋的感情。他只是对金山胜概及沿途风光表示赞美和留恋,宣称金山一带是“平生梦寐不到处,乃以王事从私游”(《金山》)。对金山如此,对他的少年同学辛弃疾又当如何?虽无材料可考,但可以肯定,他们已经彻底分道扬镳了。

      党怀英的文章,常有一副“官样”,而诗歌却表现出另一副“自然人”的面貌。大概写作公文是其职业行为,创作诗歌则是业余爱好,以抒发个人的感怀为主。所以即使是其应制诗,也少了一些官样,如他的《应制粉红双头牡丹》写得富贵香艳,与一般咏牡丹诗并无二致。与官样公文相反,他的诗歌却始终含有一种高情远韵和陶谢风流。如初入官场时所作的《穆陵道中》,写夏日景致:“流水滑无声,暗泻溪石间。岸草凄以碧,鲜葩耀红丹。”色彩艳丽,活泼跳动,类似王维的山水诗。大定十五年(1175)在颍州(今安徽阜阳)所作的《西湖晚菊》《西湖芙蓉》,艳丽清冷,孤寂幽怨,既向往陶渊明的隐逸情怀,又隐含孤芳自赏、不为时知的幽恨。元好问很喜欢这两首咏物诗,特请书法名家赵秉文将之与柳宗元《戏题阶前芍药》、苏轼《王伯飏所藏赵昌画四首》等诗书写在一起,认为党诗出于柳、苏二家,但“辞不足而意有余”,“有骚人之余韵”(《中州集》卷五)。

      最能代表党怀英诗歌成就和特点的是他晚年所作的《雪中》四首。其一曰: “诗人固多贫,深居隐茅蓬。一夕忽富贵,独卧琼瑶宫。梦破窗明虚,开门雪迷空。萧然视四壁,还与向也同。闭门捻须坐,愈觉生理穷。天公巧相幻,要我齐穷通。冲寒起沽酒,一洗芥蒂胸。” 诗人因雪而梦入琼瑶宫,享尽一夕富贵,梦醒过后穷困依旧,由此而感悟穷通如梦幻,饮酒驱寒,自得其乐,冲淡自然。所写梦境应有象征意义,象征其由穷变富再归于穷的人生。其二曰:“翻翻雪中鸦,飞鸣觅遗粟。雪深不可求,绕屋啄寒玉。顾我如鸱鸢,多储有余肉。我亦生理拙,冻卧僵雪屋。日午甑无烟,饥吟搅空腹。岂不知屠沽,肥甘随取足。幸待春雪消,吾犹多杞菊。”先写雪中寒鸦,体物工细,如在目前,后写自己忍耐饥寒,不愿像屠沽一般,取肥食甘,而是期待着品尝春雪之后的杞菊,表现出诗人的高洁情怀,这类诗正如赵秉文所说,“兴寄高妙,有陶谢之风。”(《竹溪先生文集引》)。

      与陶谢诗风相伴的是党怀英后期诗歌的体物精细。如《奉使行高邮道中》其二:“细雪吹仍急,凝云冻未开。牵闲时掠水,帆饱不依桅。岸引枯蒲去,天将远树来。行舟避龙节,处处隐渔隈。”冬日出使,船行河上,顺风顺水,心情也很顺畅。颔联摹写船行牵绳松驰不时掠水、帆樯高张的状态,颈联再现在快速行驶的船上岸边草木进退的感觉,用平常语,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又毫不费力,足见其触物感兴、自然含蓄的特点。

      陶谢风流与官样妥贴似乎是对立的两极,却并存于党怀英一人作品之中,这正好折射出文人官僚的两面性:诗歌承袭传统文人的清高品格,公文则透出官员本色。只是党怀英将这两方面结合得较好,所以获得了来自在朝在野者的双面肯定。但这种结合何尝不是双刃剑?他精心结撰的官样文章多少冲击了他的文学创作,削弱了文学创作个性。事实证明,官样文章有当下应用价值,能博得实在的名利,却难传久远。党怀英那么受称赞的官样文章还不是亡佚殆尽!比较而言,辛弃疾在仕途上远不及党怀英风光,在文学创作(尤其是词)上却大大超过党怀英。引人遐思的是,如果辛稼轩不投奔南宋,他的文学创作是不是也与党怀英不相上下呢?那将是文学史上多么重大的损失!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南宋文学与金代文学关系研究》(编号06BZW032)成果

    编辑:梁利

    完颜亮诗词命运的启示(2)
    靖康之难中的女性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