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陶渊明人生境界的审美范型及其现代性
  • 中国当代文学的分期及其发展概况
  • 说宋代笔记(上)
  • 《边城》里翠翠的人物形象分析(2)
  • 现代格律诗史纲
  • 柳永词风及其词史地位(一)
  • 鲁迅的药与酒及魏晋风度(二)
  • 朦胧诗
  • 中国美学
  • 此情可待成追忆--谈林徽因的记忆与李商隐的锦瑟二诗
  • 《封神演义》研究综述
  • 唐诗格律
  • 小说类型理论与批评实践——小说类型学研究论纲
  • 90年代诗歌(一)
  • 中国诗学的百年历程 蒋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引来的浪漫主义:重读郁达夫《沉沦》中的三篇小说(6)

    发布时间: 2015/12/4 0:03:2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文学网
    文字 〖 〗 )



        在五四作家群中,除了鲁迅之外,郁达夫是一个有独特创作风格的作家。所谓“独特”,当然有“创新”的涵义,新文学运动一向标榜的就是一个“新”字。然而,在文学创作上,除了在内容上新——作为“新文化运动”的主流——之外,在形式上更要创新,这真是谈何容易。胡适和陈独秀等提倡的社会写实主义,只是一种广泛的指标,所以作家往往须在形式上摸索,仅用白话文做诗或小说,只是一种语言上的探索,依然不能完全填补形式上的空虚。 


        郁达夫从西洋文学中求得创作形式上的灵感和资源,在当时的“新学”(晚清)和“新文化”(五四)的潮流中来看,是一种现代价值观的表现,但不产生西方文论中所谓的“影响的焦虑”问题。他们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国学的底子甚深,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无论反对与否,都视为“天经地义”,是一种“given tradition”。然而他(她)仍并没有积极地为中国传统文学注入新的生命力,这也是意识形态上新旧价值对立、舍旧取新的结果。然而西方文学——无论古今——却成了五四“新文化”的主要来源,每位作家都要积极汲取,郁达夫更不例外。 


        然而,在文学创作形式上如何汲取西方文学的潮流和模式,却是一件极不简单的事。鲁迅从欧洲作家创作中悟到小说叙事和如何运用叙事者角色的技巧,而郁达夫则从散文的自由结构和第一人称的主观视角创达出一种个人的形象和视野,我在拙作中称为“visions of the self ”。这一个主观视野的构成,在形式上也大费周章,不仅仅是把自传改写成小说而己,而需要加进更多的文学养料。当时西方小说的观念刚刚被引进,理论和技巧之类的书,翻译得并不多,而在郁达夫创作《沉沦》中三篇小说的时期(20年代初),创作上的摸索往往还早于理论的介绍,因此我们在事后可以看出这种汲取西方文学的实验痕迹,甚至十分明显。 


        上面谈过,“引用”(quoting)从表面上看似乎是一种故意的卖弄或有限度的抄袭,但一旦把其他文本引用到创作的文本之后,必会产生艺术上的“化学作用”。本文所要探讨的正是这一方面的问题。我们不能完全从作家意旨的立场来解析文本,反而需要从文本本身的细节来窥测作家的意旨;即使如此,也不过是猜测而己,并非紧要,重要的反而是文本混杂了外来资源后,所产生的是什么“化学作用”。换言之,是它如何转化成作家自己的视界和文风。 


        一般五四作家引用西方文学,仅停留在表面的“引证”(quotation)上,或认同西方作家并以之作为榜样。然而我认为郁达夫除此之外,尚进一步,把自己喜爱的西方文学作品既“引证”又注入他自己作品的形式和内容之中。上面所举的《南迁》和《银灰色的死》即是二例,而《沉沦》中,反而只是引经据典而已。更值得重视的是:在这三篇小说中郁达夫汲取了德国浪漫主义的精髓部分(歌德),并辅之以英国的浪漫诗歌(华兹华斯和道生),这与郭沫若和徐志摩的引用西方文学不尽相同。它为郁达夫的早期小说织造了一个个人融入大自然美景的抒情境界,他又将这种境界与西方文学中的世纪末和颓废美学及意识连在一起,这是一个大胆的创举,但是否成功则另当别论。本文仅探讨了前者——德国式的浪漫主义——但尚未顾及后者——世纪末和颓废。我认为郁达夫在后来的作品中,风格也有所改变,虽然也偶然引用——如《春风沉醉的晚上》提到了Gissing——但却不放在主要地位或前景。他在小说中表现的颓废也和早期不同,反而缺少了一股浪漫与自然的气息,而一味执着于伤感(《一个人在途上》)、性变态(《迷羊》),或表现一种对传统的哀歌(《迟桂花》),他也变得更像中国传统文人。《南迁》那个少年伊人在异国的艺术气质也逐渐消散了。 


        重读郁达夫旧作的原版,见到文本中的德文,反而使我感到一种怀旧情操——所缅怀的不是旧传统,反而是一种清新如朝露的国际(cosmopolitan)视野。郁达夫当年也“感时忧国”,但并不是一个狭义的民族主义者——也就是夏志清教授所说的“obsession with China”;我觉得他反而“感时”多过“忧国”,因为他所处的时代恰恰是“现代性”(modernity)文化的开始。西方“现代主义”(modernism)文学和艺术产生于19和20世纪之交(也就是世纪末),郁达夫在书本中感受到了一些新的现代艺术气息,却没有在自己的作品中发挥得淋漓尽致,但即使如此,他这种史无前例的西方文学的“文本引用”,至今看来依然可圈可点,乃当代中国大陆作家所未及。作者:李欧梵


        【参考文献】 



        [1]郁达夫.沉沦[M].上海:泰东书局,1921.
    编辑:秋痕

    引来的浪漫主义:重读郁达夫《沉沦》中的三篇小说(5)
    《背影》:朱自清内心矛盾和焦虑的审美置换(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